陶然居严琦:辣子田螺炒出的“餐饮王国”

时间:2021-02-25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山城重庆,历来是巴蜀饮食文化的创新地。一招鲜,吃遍天。这道陶然居的经典招牌菜几乎成了食客必点之肴。这道浸透着巴山渝水灵气的特色菜品很快让陶然居被山城的老百姓欣然接

  山城重庆,历来是巴蜀饮食文化的创新地。一招鲜,吃遍天。这道陶然居的经典招牌菜几乎成了食客必点之肴。这道浸透着巴山渝水灵气的特色菜品很快让陶然居被山城的老百姓欣然接受,人们纷纷慕名而来,同时也把陶然居推上了比白市驿镇大很多很多的舞台。

  陶然居的员工告诉记者,重庆人里没有一个不知道严姐的。为了验证这种看似过誉的说法,记者真的拦住了身边路人询问:“您知道严琦吗?”。结果对方毫不迟疑地回答:“严琦,好厉害的角色哦。”

  2007年5月中旬,有火炉之称的重庆已经开始预热起来。在绕城高速公路的包围下,主城六区仿佛是一个以渝中半岛为中心的巨型火锅。4条市级美食街就像四个隔断,将这个“火锅”装点得热闹纷呈。已过了午饭时分,可喧闹的人声还是不断地从楼下陶然居的大厅传来。

  临街四楼董事长的办公室格外别致,古典的中式家具占据了大半个房间,一张居中的大案桌上摆满了文件、奖状和一些零碎的小物件,显得有点凌乱。正面的墙上并排挂着三幅艺术照,当然都是着黑披红的严琦,凝神侧立,好一个娴静的女子。办公桌对面是个小小的佛龛,供着一座观音像,袅袅的佛香里我脑海中出现了两个严琦,一个是传说中风风火火、雷厉风行的餐饮业女强人,一个是画像中的温柔重庆妹子。

  刚从美容馆赶来的她,脸上很明显是精心修饰过的。见过不少企业女强人,大多好像都会刻意把自己打扮得比较干练一点,短发、西装。可是面前这位却是长发齐腰,黑色的长裙配上红色的披肩,十分抢眼。还没有开口,严琦那泼辣、精干的神态,让人一下就消除了初次见面的距离感,我预感这次采访应该会十分畅快。

  “你们打算怎么写呢?”,谁知道开始的时候她竟是有点不自在的,坐在硬木的仿明椅上,身体绷得直直的,双手下意识地整理着披肩的边角,表情有点僵硬。

  但一个成功的女性就像是部精彩的多幕剧,剧本内容的跌宕起伏除了不可知的机遇外,更多的是剧中人的性格使然。

  严琦的故事要从1984年讲起,那一年,高中毕业的严琦进入中国人民银行重庆市巴县支行担任会计一职,后由于业绩突出,调入中国人民保险公司重庆市巴县分公司。稳定的工作,舒适的环境,在当时足以让许多人羡慕。

  如果换作普通的女人,踏踏实实地做个相夫教子的职业女性也算功德圆满。但严琦不是个普通的女人,她的圆满也不止于此。

  1992年,在家人、同事和朋友的挽留声中,严琦毅然辞职下海,并于1994年在白市驿以5张桌子、1个厨师拉起“陶然居”大旗,开始了自己的餐饮创业之路。

  “我不知道这样选择的后果是什么,”当时在重庆做餐饮是被人看不起的,放着国家公务员的架子不端,跑去端盘子,大家都认为严琦晕了头。可在严琦心里却不这样想,“我渴望做成自己的事业。”

  白市驿镇的路边小店,俨然成了严琦事业的起点。她一边相夫教子,操持家务;一边起早贪黑,经营食店。当时白市驿这条街几乎没有其它的店铺,而整条马路都感觉淹没在飞扬的尘土中,到了晚上就只有一盏孤灯照着黑漆漆的马路。严琦的生意也不稳定,可能头一天赚上几百块钱,接下来一天一个人影都没有。

  一些与她几乎同时开店的妇女或因吃不下那份苦,或因经营不善而相继关门,可严琦却咬着牙,以她特有的韧性,挺过来了。